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全职x医生】有病得治prat5

二缺_高调秀恩爱_吃吃吃吃吃:

*主韩叶,副喻黄双花

韩文清,张新杰——外科医生

叶修,黄少天——儿科医生

喻文州——儿科主任

孙哲平,张佳乐——产科医生【。

食用愉快。前篇走第一个tag


------------------------------------


Part5.

 

叶修习惯在安全通道抽烟,踏出去必掐。

当医生这些个年份,烟是没戒,但是习惯养得很好。

 


晚上十一点多,叶修揉着肚子扛了把折叠太阳伞,咯登咯登往五楼病房跑。韩文清很少这么早下班,跟十二楼前厅护士台打了个招呼,吓退了一票护士过后跟着叶修下去了。

对于儿科来说现在够晚了,除了小孩儿唧唧歪歪说笑话的声音和偶尔几处哭声,清清静静。护士挨个挨个查病房,没注意到哼着小曲儿的叶修。韩文清提着自己的白大褂,跟在叶修屁股后面。

 


“老韩你就别进去了,三更半夜,怪吓……”

“老大!看板砖!!!!”

叶修晃荡着开了一间儿病房门,扭头朝韩文清张牙舞爪的垃圾话还没说完——

“卧槽!”

一个药盒biu的从里面飞出来,目标明确在叶修脑袋上磕了一下,

啪。

叶修卧槽都没得及说完,没站稳,一个趔趄沙拉吧唧的,脑门儿又磕在韩文清下巴上,然后那个被撞傻了的药盒有弹到了韩文清的脑门儿上。

韩文清一手摁住了叶修的脑袋,眉毛一缴,叶修脑门儿简直凶器,现在他比拿着疵毛边的塑料勺子的张新杰还牙酸。

 


“耶!突袭成功!!”

“我靠,包子不就是下午没来跟你玩儿吗!犯得着这么整哥啊!”叶修一甩头拍开韩文清的手,动作敏捷的趴地上捡了那个输液的时候给孩子垫手掌的药盒子,屁股一撅,又把韩文清硬生生挤到后边过道扶手上。翘起的太阳伞伞杆儿一滑差点儿把韩文清裤子给扒了。

韩文清提了一把皮带,觉得心特累。

 


那边叶修已经钻进病房呼啦一下拍着那药盒提着伞跟那熊孩子死磕。

“雾草!老大!板砖儿不是我的技能吗?!你咋整的?还没技能冷却?”

“胡扯!哥我是散人!不跟你说过吗,散人那是什么技能都能点!哥那不是没冷却,是冷却时间短,你赖我级别高啊!”

“哦!了解!老大厉害!继续继续!……雾草老大你咋还换装备!”

“哥背包空间大你不服!还有包子你小小年纪说话别带把子!”

“是是是!妈呀老大我红血了!别戳了!”

 

胡扯。

韩文清嘴角抽了一下,听着整层楼都是这俩熊孩子的声音,心很塞很塞。

 


“啊!韩文清前辈!”

看到乔一帆治愈的脸,韩文清觉得好多了。其实他脸色还是很糟糕。

乔一帆实在不敢去看韩文清的医闹脸,别扭的转身给他接了杯水,一边感叹着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像来医闹的医生,一边颤抖着给韩文清把水递过去:“前…前辈,喝水。”


当天一帆的工作笔记里,工作心得那一栏写着,

“前辈问我为什么跪着端水。”

 


“叶修每天都……这样?”

“叶修前辈和黄少天前辈都喜欢来找病房的孩子玩儿……”乔一帆拿着水杯,肩膀怂了两怂,“特别是黄少天前辈。”

“嗯。”

韩文清盯着病房看,乔一帆盯着脚尖看。

“这个孩子,平时没人看着,父母工作都很忙的感觉。长期住院。”乔一帆觉得不说话的时候气氛就特玄幻,虽然韩文清就没看着他,但他就觉着气场比刚刚那两个被韩文清说回去的大妈还大妈,差点儿手肘一软把水给撒了,“咳,叶修前辈大概连续两周都来陪他玩儿了……”

“……这么容他们闹家长都不会有意见吗。”

“不会不会,孩子们都特别喜欢叶修前辈……”

哦,意思是说还挺有亲和力……韩文清脑补了一下,嘲讽脸叶修身披白衣天使的皮囊亲切呵护病患儿童……

擦。有点儿惊悚。

乔一帆觉得韩文清前辈的脸色比刚刚还难看,赶紧埋头灌了口水。

 


这边话音还没落,隔壁就窜出来一串儿脑袋,然后一个一个的冒出来往叶修待的那个病房里面钻。


“抓住叶修了,刘小别前辈!叶修叶修黄少呢!”

“卧槽小卢你干嘛!你起开!你家剑圣黄少没来!”

“哦。”

“刘小别你把小卢拉着啊!你上啊!”

“……”

“莫凡你够了!你倒是给哥吱个声!擦擦擦!别抢哥的千机伞!金贵着呢!!!”



……

心疼你,叶修。

韩文清安定的闭上眼睛。



------------------------------

再说一次咯!这里是二缺!

有病得治是我晚上通宵无聊的时候想到的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但是我肯定写出来很奇怪【。


如果有小伙伴愿意看,我就开心写!喜欢就点个喜欢给我力量呗!

如果喜欢我!如果有脑洞!关于全职的,关于医生的,或者其他的,要找我聊天也可以!放一个我的ask,我要是没脑洞了说不定就不写了(ノω<。)ノ))☆.。。。。

http://ask.fm/erqueque


评论
热度(43)
  1. 茶盏浮花 转载了此文字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