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百日林方】DAY 06 {看}

零叁:

第六天,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今天这篇有点简陋。因为打着打着总是有人打扰。

好烦。


————————————————

方锐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他真诚的眼睛就这么废了。

他眼前无光,抓着林敬言的手抽抽噎噎:“老林老林,你看看我,你看我真诚的眼神……唉,我看不到你啊老林!”

林敬言拍拍他的脑袋:“别闹了,我看得到你就成。”

方锐痛心疾首,努力睁着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往林敬言手臂里蹭。


方锐瞎了。

一切的错误就在,他感冒了。

林敬言很自责,那天兴起就和方锐在浴室来了一发,结果方锐事后衣服打湿了也没脱就在阳台风口上晃荡了一圈,林敬言把他扯回来擦干换衣服也来不及了,当天晚上方锐就感冒,还有点低烧。

他们那发好歹是带着套子的,所以方锐发烧实打实是因为最后作死受凉。那就看病吃药呗。

吃完晚饭就逼方锐把药吃了下去,然后把人摁在被窝里捂着,方锐拉着他手不肯他走,他就坐在床旁边和方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聊着聊着方锐忽然说:”老林,今晚这楼电压是不是不稳啊?“

林敬言一时半会没懂他说的什么意思,方锐就惊恐万分地抓住他的手臂:”老林,是不是停电了?“

林敬言看着天花板上亮堂堂的灯十分迟钝地啊了一声。

接着听到方锐天塌下来一样的哀嚎:”老老老老老老林!!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之后林敬言手忙脚乱地打电话给医生,得到的回复是,给方锐开的药听厉害的,对少数人有短暂致盲的作用。很明显,方锐就是那少数的倒霉蛋之一。

不过只是短时间的致盲,药性过了就会好。

林敬言决定说什么也要明天跑一趟医院换药。这是他继直接砸了医院的解决方案后想到的唯一一个比较温和的主意。

当务之急还是稳住病号。

方锐那叫一个痛苦啊。他的眼睛啊,他真诚的眼睛啊。

“我说了第几遍了……”林敬言低头任着他蹭也没看他蹭出什么绝望的泪水,“只是短暂致盲,又不是以后就这么瞎了。”

方锐不管他,继续可怜兮兮地说:“老林……你要对我负责……我是残疾人了。”

“好好好,对你负责,哪敢不对方锐大大负责的。把早饭吃了我们去医院换药。”


对于一个视力正常人来说,陷入黑暗往往会演变成一种本能的对外界的恐惧。特别是方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但视力正常我还眼神真诚,这么让我瞎了跟决赛现场亲眼目睹了张佳乐的闪光弹致盲之后看着血条一直掉一直掉一直掉一样慌张。

人陷入这种天生恐惧中会自发接近觉得可靠的温暖的东西。所以瞎了之后的方锐粘着林敬言寸步不离,林敬言也懂他这下的不安全感,尽量到哪儿都带着他。

吃早饭,林敬言觉得出门吃带着一个瞎子着实是件很辛苦的是,对他对方锐都是辛苦,所以在家里自己煮了肉粥,在方锐早上睡醒之前买了花卷油条。

他在外头还怕方锐在他不在家的时候睡醒了,身边空荡荡没人得多害怕,免不了着急得很,找的的零钱也没拿就火急火燎赶回去。回家的时候往卧室一看,方锐大大还和被子相亲相爱窝成一团,睡得不知自己姓啥名谁。


但是对于方锐来说其实情况不是很令人愉快。

你想想,你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天还没亮,但是你必须知道天已经亮了。这种操蛋的感觉,懂?

方锐被林敬言扶着到了餐桌旁边,然后林敬言把他安置好了之后,开始给他舀粥。

舀粥就算了,他把碗放在方锐面前才发现不对了。

方锐哭唧唧地说:”我怎么吃啊?“

林敬言无奈:”我喂你。“

方锐那会儿的表情十分精彩:”老林你要喂我?哎哟喂我怎么这么幸福林大大居然要喂我!”

林敬言哭笑不得:“你这是期待我用嘴喂咯?”

方锐认真细想了一下这个情况,用嘴喂他不怕,他比较怕之后会发生什么。




他沉稳地说:“老林你去拿勺子。”




以上。2014.10.22

评论
热度(21)
  1. 茶盏浮花变色龙和肝 转载了此文字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