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刘卢刘】有妖气(完)

一路春白:

发着烧写的,有胡话的话请原谅=L=【倒地

====================

7

卢瀚文最近新学会一个歌,比较有大声地唱给刘小别哥哥听的意愿。

“你是我的小呀小别哥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刘小别深深地望了卢瀚文一眼,跟他背景里左边绑着的两只鸡右边绑着的两只鸭合在一起,仿佛蓝雨山,不不,是狼牙山五壮士,悲怆得像命运交响曲一样:“我要走了。”

卢瀚文像被掐住嗓子一样停下了他优美动人的歌声:“我错了!!!!我不唱了!!!小别哥哥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

“谁那么小气就为这生你气啊,是我老不交论文不交实践报告还不接他电话,我老板要来逮我了。”

哎呀哎呀,卢瀚文还没念大学没经历过论文老板deadline,特容易就把阻碍他跟刘小别哥哥唱山歌的王老师想象得凶神恶煞歪眉斜眼,一时间如临大敌一般就要临时抱佛脚地去向黄少天请教菜刀的一百八十种用法:“小别哥哥不怕!我会保护你的!”

小别哥哥斜了他一眼,兴致起来了心里乐呵呵地开始唬他:“你现在学,哪里来的及!我那老板最是有神通,骑一把大扫把日行三千里!你瞧瞧那些大飞机都搁平流层里飞,那不行,没档次!我老板都在臭氧层飞!酸爽到不敢相信——”

“小别哥哥你莫驴我!道士不都是御剑飞的嘛!怎么还骑扫把!”

“别不信!现在哪里能御剑飞,剑都没刹车的,要超速罚款的!”

“咳咳。”大排档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位沉着冷静的大龄青年踏了进来,手指头掐着,倒是一副遇事不慌的模样,只皱了皱眉头,“店老板,我看此店怪异,隐隐有一股妖气。”

撑着脸看账本的喻文州脑袋抬起来了:“什么妖?”

“是那不好好搞社会实践滞留在外不返校的野了心的妖。”

“要怎么降服?”

“好办,好办,不给他发毕业证。”

卢瀚文尚没有从这客人与喻掌柜之间默契的一问一答里反应过来,客人的目光先扫过他停留在刘小别身上了。刘小别一个激灵,出类拔萃的手速已经昭示出他的惊惧,食指跟中指立在桌上“扑通”一声跪下了:“老师!!!!!!!!!我知道错了!!!!!!!”

哎呀哎呀,卢瀚文肃然起敬,您对象的师父父[王母娘娘]已上线。

 

王母娘娘端庄俊朗看起来特不食人间烟火地坐在大排档里,面前一杯热茶。没有像卢瀚文揣度的那样的歪眉斜眼,反倒是正气凛然的浓眉大眼。

说他大眼是真大眼,就一只,隔着茶的热气看着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终还是松了口气般:“你没事就好。”

可怕!这是怎样的父爱如山!卢瀚文跟刘小别齐齐遭到王院长的奶爸光波的攻击,HP减掉百分之九十,直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的养育老师的栽培不顾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不思向着共产社会的伟大理想一心一意的进发,只知道躲起来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简直是雄鸡腹中的两颗毒瘤,无地自容。

倒是喻文州优哉游哉地又端了杯茶在王院长那桌坐下,一笑:“怎么,还担心我们会把你徒弟怎么样?”

你们还没把我怎么样吗我额头还在你们店的灶台上磕青过好吗!刘小别恨恨地摸了摸自己的刘海儿:“老师,你们认识?”

“嗯,以前在科学修仙研讨会上见过一面。”王杰希平淡地说,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劳烦喻兄贵体有恙还费心看顾小徒。”

“哪里哪里,大眼真人慧眼独具,看中的徒弟也是少年英才。”

这何止是认识,这是有仇啊!难道是研讨会上删了对方的PPT?卢瀚文连忙打断了一下这个气氛有点不太对劲的对话,声音特别嘹亮地喊了一嗓子:“王母老师!”

喻文州笑得被水呛了,王杰希喝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挥了挥手打住了刘小别“哈哈他开玩笑的小孩子不懂事”之类的打岔,和蔼地看向卢瀚文:“小同学,什么事呀?”

“王老师是要带小别哥哥回去吗?能不能别带他回去呀,我舍不得他。”

“但是你小别哥哥在上学呀,怎么能逃课这么久呢?”

“可是……”卢瀚文想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什么来,低着头盯着桌子边。刘小别是要上课要写作业要拿毕业证的,课外实践已经结束了,他就应该在学校,这是没什么好商量的事情,卢瀚文自己做了十年学生,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可是真的是挺难过的,活了十五岁来好像头一次这么难过,像是正在如火如荼地做着卷子还剩一大半的时候突然告诉他离考试结束只有五分钟了,悲愤跟焦虑一齐涌上心头,大脑里“嗡”的一声,连呼吸都不会了。比那还要伤痛一百倍,他还没消化完相逢的喜悦,这就要体会离别的忧愁了。

我甚至还没跟小别哥哥告白呢!卢瀚文愤愤地想。哦不对,是告过了白,但是他老不信!

这怎么能行呢!就算要异地了也得是异地恋啊!卢瀚文想到这里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伸手拉了刘小别就往外跑,一路跑到美食街口的十字路口上,伸着脑袋望了望身后:“小别哥哥,你师父没有千里眼跟顺风耳吧?”

“有也没格调低到用来看你啊!干嘛啊一惊一乍的,运动会上怎么没见你这么能跑?”

卢瀚文背着手原地转了几圈,一把扯住了刘小别的衣角,抬起了头,耳朵尖都红透了:“小别哥哥,你别不信,我给你唱那个歌是真的。”

刘小别一时不知道是回答“啊?”还是“哦……”还是“真的挺难听的……”,他看见卢瀚文的短发剪得清清爽爽的,他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十字路口上车来车往的,他们站在人行道上也人来人往的,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孩子路过他们,不小心崴了一脚,站直了又往前走了。

挺好的,人活在世上,能有机会尝试各种东西,经历各种故事,品味各种心情。

“小别哥哥,我认真的,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

 

8

“后来呢?你答应了吗?”高英杰瞪着大眼睛问。

“怎么可能答应!小鬼还没高考呢!”刘小别直摇头,“学生就应该好好学习……”

高英杰的眼光纯良中带着一点怀疑。

“干嘛那么看着我!英杰你学坏了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浪得跟浪味仙一样有什么好处迟早要叫人吃掉的!你今年也要离校实践了吧?要提防起那些有妖气的地方啊……”

黄帝始祖在上,我要是浪味仙你都能是旺旺大礼包了好吗……高英杰人好,没把槽吐出嘴来,只惋惜地感叹了一声:“那你就这么跟他断了联系啊……”

“断什么联系你听他诳你,”王杰希收了他的八卦镜笑了笑,“前两天取道号的时候还跟我申请叫‘流云道人’,当我不知道什么典故啊?”

“哦……”高英杰拖长了声音,“去年高二,那今年就高考了呀!”

“你们脑洞能不能不这么大!”刘小别气急,“高考……高考也不关我事!”

“是吗?那暑假你就留学校帮我做课题……”

“哎呀前面一团黑云是什么好生奇怪师父我去看看就来咱们下次再说!!!”刘小别打着哈哈绝尘而去屁股后尾儿能带起来一道烟,裤兜里的手机可劲儿震动。

「小别哥哥!今天中午饭吃了凤爪,我就想起你来了!」

想起我是怎么回事,你不应该想起你们店里的大鱼精吗?刘小别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嘴角翘了起来,手指头生风地给卢瀚文回短信:「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出息呢?」

「哪儿能啊,我摸底考考第二,厉害吧!」

「那第一呢?」

「第一我得攒着三个月以后高考拿,你小男朋友精明着呢!」

「呸,放尊重一点儿啊」

「嘤嘤嘤嘤嘤嘤……你这么说我要伤心的……我伤心了影响状态的……」

「…………别跟大鱼精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没有~这个是林老师教的!」

“噗……”刘小别一边寻思着林老师又该打几个喷嚏了,一边打了回复又删删了又打,终于摁下了发送键:「那说好了啊,考第一了你就有男朋友,没第一没有。」

「………………怎么跟我妈说没考好不给我买新电脑一个格式,小别哥你行不行?」

「=L=这个时候说“得令!”就好了。」

「得令!!!!!!!!」

刘小别从鼻子里轻笑一声,又发了几句好好学习不然打断你的腿之类的话,伸了个懒腰在阳光里继续往前走,耳朵上挂着耳机,耳机里放着没太听懂词的粤语歌。

如若脱免乱马,要什么什么好年华,寻觅爱侣,啦啦啦啦啦啦。

被这样好的孩子喜欢这件事,其实说不定自己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去对等地回应了吧。

 

9

“里面的妖怪!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屠刀!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

黄少天放下手里的菜刀,朝喻文州叹口气:“现在的小年轻谈恋爱简直是营业妨害,我每次拿刀的手都在抖……啧啧,我怎么还没听到小卢打了鸡血一样的‘小别哥哥’啊,这孩子不会惊喜得魂都飞了吧。”

“没,坐那儿傻笑呢。”喻文州从厨房探出头去看了一眼,笑吟吟地转回头来说。

确实是坐那儿傻笑,都快要笑中带泪了,卢瀚文看着刘小别逆光的身影,跟一年多前何其相似,但是终究不一样的。

“哎呀我凉拖被我一脚踹到哪里去了?”

“这儿呢。”刘小别好笑地拿脚把凉拖给卢瀚文踢回去,“有点自理能力吗小鬼?个鞋都穿不住。”

“嘿嘿”卢瀚文蹬好了鞋,“哎呀我的别哥呢?”

“………………………………这儿呢这儿呢这儿呢,满意了?”

“哎呀我别哥给我带的爱心特产呢?”

“………………”黄少天在厨房里切着菜摇摇头,“年轻人谈起恋爱讲起话来嗲得不知道节制,回头得说说他们,你看我平日里跟你处对象就不这样。”

“嗯。”喻文州点头赞同他,“你不嗲的时候讲起话来也不知道节制。”


评论
热度(491)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