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林方】有只APP(二)

L微笑待夜临:

这玩意儿竟然也有二…………


(一)戳这里→


女票赐名“霸道的我爱上总裁“!


妈呀我怎么又如此机智的女票233333


随时可能坑_(:з」∠)_


———————————————————————————————


林敬言钻进汽车,扭动了钥匙,刚把手机放到托架上,点心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林大大,林大大,右边一点,在这视线不好啊。”


林敬言停下系安全带的动作,伸手把手机架往右移了移。


“嗯……”屏幕里的点心皱了皱眉头,“不对,好像还得高一点?”


林敬言把手机架调高了点。


“哦哦哦!再往前一点,再一点!”


林敬言看了看他,小家伙一脸困扰,努力挤到了屏幕前面来,他只得笑了笑,又把手机架拿到了驾驶台边缘。


“好像还是不太对……”点心摆出苦苦思索的样子,屏幕将小脸蛋挤得扁平,他望着林敬言,忽然眼前一亮,裂开嘴笑起来。


“老林老林!”


“怎么了?”林敬言总算系上了安全带,耐心地问道。


“嘿嘿,我想了一下,果然你还是把我放在口袋里吧!”


“……”林敬言无奈地看着他,没有动作。


“哎哟,我说的是胸口的口袋,你想到哪里去了?”点心一脸坏笑,故意装出娇羞的样子,“林大大真是个流氓,我可没有想呆在你裤子口袋里哦。”


“呵呵。”林敬言深吸了一口气,“坐稳了。”


车猛地窜了出去,惯性使然点心整个人“啪叽”一下摔到了屏幕前,揉揉撞酸的鼻子,不满地哼哼了两声。


 


这是个周末,通常这种周末林总一般都是赖在家里,虽不能数钱数到手抽筋至少也要睡觉睡到自然醒,洗个脸刷个牙,把前几天的脏衣服一股脑放进洗衣机,然后在洗衣机的工作声中抱着电脑看一天的美剧,俨然宅男般的生活。


头天晚上,林敬言正扮演着勤奋总裁的形象,他工作到深夜,推了推眼镜,把电脑灯光调的更亮了一点,正准备继续写邮件的时候右手边突然传来了节奏疯狂的音乐。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爱太美,尽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


 


林敬言手一抖,将“我想”打成了“我草”。


他僵硬地回过头:“你干吗啊?”


点心翘着二郎腿,大爷样的坐在屏幕一角,嘴里跟着音乐一个劲儿地哼哼:“你太美,尽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我的敬言,我要霸占你!的!美!”


 


“还带改词的?”林敬言摘下眼镜,眨了眨有些酸胀的眼睛,看着唱的摇头晃脑的点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长方形的ips屏幕里,只有几厘米高的小人儿关闭了音乐,站起身来,神情严肃地看着林敬言,一字一句地说道:“熬夜有百分之八十七的可能性会导致脱发。”


林敬言嘴角抽动了一下,伸手关闭了手提电脑。


“嘿嘿!”点心满意地摸摸自己的后脑,林敬言早就发现了这个他一开心就无意识的小动作,可爱极了,使得林敬言不自觉地也跟着他挠了挠头。


 


紧接着,小家伙哒哒哒跑回后台,不消一会就将一个比他还高的蛋挞推到屏幕中央,得意洋洋地朝林敬言扬了扬下巴。


“点心牌闹钟,放心睡,大胆闹。”


“……啊?”林敬言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下载我的时候没看说明吗!”点心瞪大眼睛站直了身子,“我可是,带叫醒服务的,优秀APP!”


“你别告诉我这是个闹钟……”林敬言看着似乎还带着热气的蛋挞,表情纠结。


“BINGO!真不愧是老林,这就是个闹钟!”似乎是想证明一般,点心伸出小手拍打了下蛋挞,蛋挞抖了两抖:“你个废物点心,找死吧你就,还不快点跪下!”


“……”林敬言有些吃惊,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我靠!”小点心难得地爆了句粗,“搞错了!你等等!”


他气急败坏地又用手拍了两下,蛋挞再次抖了抖,点心充满活力的声音传了出来:“哥的黄金右手,准就一个字!”


点心满意地笑起来:“怎么样老林,感受到我的爱意了吗?”


 “……挺好的……”在方锐期待的目光下,林敬言决定鼓励鼓励。


“那就决定了!”点心钻进蛋挞,声音显得有些发闷,也不知他在捣鼓些什么,林敬言只能看到蛋挞表层一鼓一鼓地起伏着。


不多一会儿,穿着睡衣的点心钻了出来,奶白色的睡衣上印着星星点点的草莓,松松垮垮地罩在他身上,隐约露出线条优美的腰身,林敬言深吸一口气,放弃了闹钟里还藏着更衣室这一槽点,伸手熟练地将他扣错的扣子系好。


“嗯……”小家伙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歪过头用柔软的头发蹭蹭林敬言的手指,“好困哦,老林。”


“困了就早点睡。”林敬言用指尖将他推上床,又替他掖好被子。


“嘿嘿,明天等着享受哥的叫醒服务吧!”点心笑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好好好。”林敬温柔地答应着,伸手调暗了屏幕的灯光,“快闭上眼睡觉。”


“你过来一下……”点心伸出手想要勾林敬言的手指。


“嗯?”林敬言将手指伸了过去。


小家伙两只手抓住林敬言的食指,微微抬起头,将嘴唇凑到了他的指尖上。


明明触到的不过是冰凉的屏幕,林敬言还是觉得酥麻在一瞬间从指间遍布了全身。


“老林,晚安咯。”


“晚安。”林敬言转过身,轻轻吻上自己的食指。


 


周末早晨,林敬言在锲而不舍地叫醒服务中挣扎着起床,然后收获了一只还睡得昏天黑地,四仰八叉,完全无视闹钟的一只点心。


 


“点心啊。”林敬言手握方向盘,目不斜视地开口,“帮我看看,下个路口是不是该左转了?”


专心致志看着林敬言开车的点心一听这话,拍拍手站起身来,用力拽出操作页面:“你是要用百O地图还是谷O地图?”


“点心地图有没有?”林敬言勾勾嘴角,趁着红灯的功夫戳了戳他的小肚子,被他一巴掌把手指拍开。


“工作时间,禁止私聊。”


“好的。”被训了的林总却心情大好。


 


大约是周末的关系,车流涌动的缓慢极了,林敬言将车窗开了一点缝,阳关便顺着缝隙洒落下来,将林敬言的唇线勾勒的更加性感,点心倚在地图旁,目光热切地看着林敬言,一时间他们谁也没有出声,连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


“怎么,被我帅呆了?”到底还是林敬言打破了僵局,他伸手扭开了空调,打趣道。


“咳咳,林总美如画,我不忍直视行不行啊?”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把头扭向一边不肯看林敬言。


车轮在柏油路上缓缓移动着,林敬言将手机放进胸前的口袋,轻轻哼起了歌,小点心倚在屏幕旁边,紧贴在林敬言心脏的位置,闭上了眼睛,安静地享受着温暖如春的体温渐渐沾染冰凉的手机机身。


 


“你是我,不能与说的伤;像以往,又忍不住回想。


想流浪,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择放。”*


 


“太过时了吧林总……”手机屏幕上提示收到一条新短信,点心微睁开眼,将手按到了删除选项上,似乎是犹豫不决,但终究点了下去。


三条街外的摩托上,方锐倚在外卖箱上偷偷笑着,笑声却逐渐化为悠长的叹息。 


===========


*出自张信哲《白月光》 歌真的挺好听的_(:з」∠)_暴露年龄系列



评论
热度(67)
  1. 茶盏浮花暂时闭关 ^ ^ 转载了此文字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