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双花】花吐き病

风太大我听不见:

“孙哲平,起床没——”


张佳乐拎着对街早餐铺买的油条豆浆,一边问着一边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孙哲平坐在床边上,手里拈着朵花——一看就很新鲜。


“嘿!有粉丝给你送花了?”张佳乐冲着人挤挤眼。


“怎么可能,”孙哲平摇头,他们才打过几场比赛,哪来的粉丝,“这花莫名其妙——你怎么了?”


注意到张佳乐越瞪越大的眼睛,孙哲平停下了正在说的话。


“那个什么,孙哲平你,”张佳乐突然结结巴巴的,空着的手指了指孙哲平腿上,“你自己看……”


孙哲平低头。


黑色的裤子上,多了好几朵粉嫩嫩的花。和刚才他拿在手上的一模一样。


“你在吐花啊!”张佳乐恢复语言功能,总结。


张佳乐把手里的早餐丢到一旁,掂起孙哲平腿上一朵花,在手中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长春花……糟糕的花!让我想起初中时的科学课……”


“张佳乐,”孙哲平突然打断对方,“你也开始吐花了。”


……


“靠!!”


 


键盘被一双修长的手飞速敲打,而打开的网页上是一连串关于“为什么会吐花”的解答。张佳乐扫了几条,得出结论——孙哲平在单相思。


“至于我,就是手贱自己去摸那花结果被感染。果然是糟糕的花!”张佳乐咬牙切齿,“孙哲平你也是不够意思,有喜欢的人都不说?”


孙哲平睨他:“我为什么要说?”


“好歹也算是兄弟……”张佳乐嘟嚷,转头又开始搜索解决办法,“嗯……两情相悦就可以痊愈……”


两个人对于吐花的事,虽然惊讶却不在意,几番对话,地上桌上床上,粉色的长春花随处可见,倒是一点都不像两个男生的房间了。


张佳乐又扭头,看孙哲平,一脸八卦:“我说你喜欢的到底是谁啊?”


“两情相悦?”孙哲平却没有答张佳乐的话。


“是啊是啊,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忙。”


“是吗?”孙哲平扬扬眉,“那么,你只要喜欢上我,就是帮了最大的忙了。”



评论
热度(27)
  1. 茶盏浮花换号/详见最新博 转载了此文字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