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索夜]光影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年前的笑面都没动又开新坑(。不对这不是坑,这是短篇。耶。

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吃不吃啊!!!!写信的模式真是..太棒了(。

另外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更笑面。因为最近和 @像素围城 在码联写的全员BE向大长篇。预计会在叶修生日当天来发。

so,准备好了吗?

最后的歌词来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73205/




Dear.索夜。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了,久到连我都忘记了你不在的日子有多长。一个人游荡在不同的地方的感觉真是讨厌。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我现在变得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但似乎又并没有。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态。

我一直在寻找你。我行走于冰川与沙漠,那些风景很熟悉。就像是我们曾经去过一样。只是我身边少了一个黑色的术士。战争仍在进行,我时不时会遇见他们,那些浴血奋战的战士们。他们嘶吼着向对方冲过去,溅出的鲜血让人沸腾。我似乎又看见了曾经的我,但他们的身边并没有黑色的咒术围绕。神父与牧师们站在骑士的身后,为死去的战士唱一曲安魂曲,让他们的灵魂安息。

其实有时候我不太喜欢神父,因为他们在战场上并没有什么用。

再后来我去了王都,有个拿着圣经的老者在讲述我们的故事。我告诉他我就是夜雨声烦,可是他不信。他说那个伟大的骑士绝不会这么沉默。更何况你身边没有那个着黑衣的术士。他去哪儿了?

剑与诅咒是形影不离的。

可我们还是没有形影不离。

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因为就连我都不知道你去了那里。你走的如此悄声无息,一点线索都不留。有时候我会觉得。闭上眼再睁开你就会站在我面前。银色的长发如同以往一样刺激着我的视网膜,你会对我早安。然后我们开始新一天的旅行,我会站在你的身边,为你阻挡所有危险。夜晚的时候我们可以看着漫天的星空,我说。然后你在一旁听。

但这一切都会在我睁开眼时化作尘埃。

在战场时,你站在我身后。我用冰雨斩断来敌,你在背后为我护航。

我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你会没事的。”

我会没事的。因为我闭上眼睛时,耳畔是你的声音和呼吸。那样的话我什么都不会惧怕。太阳已经西沉。战争仍在进行,但等到明日晨光初现,我们仍旧安然无恙。剑所指之处,诅咒也如影随形。

我不会放弃寻找你,始终不会。

我想,你是时候该回来了。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回来吧,王。是时候回归于你的王土了。你的骑士已经在这里很久了,他在等待你的回归。

然后,再一次开始新的旅行。

                                                                                                    你的骑士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将这封信封上火漆。慎重的贴在左胸口。信封中还藏着一缕银色的发丝。这种罕见的发色只有索克萨尔拥有。飞舞着的雪花中,夜雨声烦的铠甲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金色的发丝也被雪水沾湿。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冰蓝色的剑与一只黑色的手杖。手杖的上方镶着蓝色的宝石。

忠诚的骑士再一次踏上了寻找王的旅程。尽管他的王长眠于皑皑冰山之下。骑士沉溺于王的梦境里,梦境里他与王环游四方。夜晚时分会相拥入睡。

我记得你的眼泪随脸颊落下,在我说我不能再陪你时。当初所有阴影几乎挡住了光芒。我记得你说过别把我一人丢下,但这一切都在今晚化作尘埃。

The sun is qoing down. you’ll be all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评论
热度(9)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