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全员BE向]明天过后。

大家好我又来了!赶在叶修生日的时候来了!


这次是与@像素围城  的联写...。我第一发。

大概,就是这样(。)

叶修生日快乐!!!


明天过后

00.

  这里是3070年,或者说该叫新公元70年。太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白矮星变化。地球终于撑不住了,联邦进行大型会议后终于决定向太阳星以外的某个星系移民。

  而在此时,地球的某个地区上,一位母亲正小心翼翼的敲响了孩子的房门。母亲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孩子已经三天不来上学了。可孩子的房门紧闭不开,无奈的母亲只好找来房间的备用钥匙准备开门劝解孩子上学,勿在游戏上荒废了学业。

  在开门的那一刹那,凄厉的尖叫便划破长空。

  躺在床上的并不是熟睡的孩子,而是一团白色的、像无数个软乎乎的粘稠物体包裹着的蛹状物体。其中有一个蜷缩的人影,似乎就是母亲脑海中那个不务正业的孩子。母亲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终是晕倒在房门前,让整个家陷入一种诡异的宁静。

  而外面的人群中,年轻的男人不着痕迹地拉低了鸭舌帽,随机消失在拥挤的十字路口中。

  所有的阴谋的展开,才刚刚开始。


01.

  苏沐橙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米白的窗帘洒满她的床铺,暖和又不太刺眼。她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阳光。现在的阳光已经很稀少了,地球上的环境越来越差,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和哥哥一起搬到别的星球去吧!苏沐橙这样想着起身拿起床头的日历。今天的日期下有一朵红色的花。

  今天是哥哥回来的日子!

  苏沐橙打开房门,果然看到年轻的男人正在打开花园的门禁。苏沐秋看着小心翼翼探出头观察情况的苏沐橙愣了愣,接着微笑着张开双臂。

  “沐橙,哥哥回来了。”

  苏沐橙微笑着扑进苏沐秋的怀抱。苏沐秋很少来看她,一年中的次数不到十次,每次回来也只待一天。每次回来时都会带给她足够的食物。外面越来越乱了,各种各样的病毒层出不穷。就算她只能待在房间里,也有无限的乐趣不是吗?

  “沐橙。现在我和叶修很忙,外面出现的病毒越来越厉害。可能我不会常回来看你了,明白吗?”面对苏沐秋严肃的语气,苏沐橙点了点头。哥哥很忙,这是她一直都知道的事实。而苏沐秋在仔细叮嘱了一番后站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冲她微笑

  “那我走了,下次再见。”

  “下次再见!”苏沐橙微笑着把他送出门外挥了挥手。小姑娘毕竟还未完全长大,虽然眼神是满满的不舍,尾音也带了一丝哭腔,但还是在他人面前努力的微笑,向所有人表示她一个人也很好。苏沐秋叹了口气,右手紧紧的握成拳转身走远。这样如白纸一般的孩子如果能触碰联邦的黑暗?苏沐橙是一个宝物,被苏沐秋小心的藏在联邦看不见的地方。所有人都不知道苏沐橙的存在,只当苏沐秋身世干净是个孤儿。他再次向后望了望,确认以后向前走去。

  “沐橙被藏的很好。你不用这么担心。”

  叶修靠在一旁拿下嘴里的烟站直,拍了拍裤子上灰白的灰尘。苏沐秋没说话,低头思索了许久才苦笑着回答。

  “她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怎么能不把她藏好。”

  “那如果你死了怎么办?

  叶修不明意味的开口。而苏沐秋站在阳光下许久,忽然轻轻的笑出声来。

  “如果我死了,叶修你就好好照顾沐橙吧。”

  早晨的阳光已经褪去了,接连而来的是汹涌的阴云。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刮起阵阵冷风。苏沐秋和叶修站在街道上看着来去匆匆的平民与巡逻的联邦士兵,沉默了很久的时间。苏沐秋突然从叶修手中抢过烟盒抽出一根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后将烟盒扔还给叶修。

  “走吧。”苏沐秋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叶修跟在他身后,步伐越加匆忙。


  楚云秀盯着手中的报告,李华站在一旁看着面前巨大的屏幕,上面是所有城市的病毒检测图。楚云秀将报告放下,扬声问李华:“那次那个蛹一般的东西,你查清楚没有。”

  李华摇了摇头,他将怀里的照片递给楚云秀。接着才回答了问题。

  “这种病毒.. 暂时还未查清。据我观察,现在的病毒库里并没有这种病毒。”他将一些分子细胞图展现在楚云秀面前,还有一些孢子的放大图。楚云秀皱起眉头将这些照片一一撕毁扔进垃圾桶。这些照片并未达到她想要的结果,那种粘稠的物体更让她恶心。

  “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她单手撑头望向李华,从这一刻开始这个女人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场。李华不由得后退一步低下头,不去直视她的眼睛。他在楚云秀身边多年,但每次当她散发出这样的气场时,他还是会选择逃避。楚云秀收回目光等待下文,而李华后退一步,随机消失在房间里。


评论(4)
热度(3)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