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盏浮花

东风夜放花千树。

[四十粉点文][费米]目光尽头的你。

本来是要一个星期内出来的……出完了抱歉.

给小姑娘的点文,本来是39结果小姑娘刚好是四十,就干脆改四十了.

手机不知道咋艾特,发了再用电脑艾特人小姑娘.

试着写了发烧梗……x但是还是同居!ooc会有———

可能有点少.内容烂大街.不要打我.


米伽尔睁开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张笑眯眯的脸,以及一头足以晃瞎人眼睛的银发。他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晃了晃天色感觉有点晚.肚子犹自发出一声不合群的声音,米伽尔眨了眨眼睛,问费里德话的声音还带着一点鼻音,迷迷糊糊的听着不真切.


“我睡了多久?”


“快睡到晚上了,米伽君你困成这样——?”费里德侧头笑了笑,扶着米伽尔靠着枕头坐好.撩起米伽的额发仔仔细细贴上去.冰凉的体温让米伽眯了眯眼睛,他觉得自己身体的热度似乎随着费里德的手降低了一些,让他不由得贴的更紧.费里德望着米伽烧的通红的脸叹了口气,把手从米伽额头上放下来.


“烧还是没退啊……米伽君.既然醒了就喝药吧?饿了的话一会儿我来给你叫外卖.”


“……不.”


米伽突然想试着耍耍赖,他转过头去拒绝喝那勺漆黑的药汁,哪怕费里德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良药苦口利于病之类的废话.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转暗了,黄昏的颜色使室内渐渐染成一片橘红,最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


“哎呀——真是伤脑筋.”费里德放下药碗看着米伽,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个好主意.他端起药碗喝了一口,接着掰过米伽的头,干脆利落的吻下去.米伽瞪大了眼睛望向费里德,想说的话在那一瞬间就被封在两人的唇里.


“费里德你干……唔?!”


药物随着舌间的动作缓缓流到米伽的嘴里,带着一点微微的涩.费里德高兴的眯了眯眼睛,松开米伽拍拍手.

“米伽君,我是接着喂还是你自己喝呢——?”


米伽瞪着他,自己拿起了碗.


“不劳您费心,我自己喝就好.”


END


评论(3)
热度(14)

© 茶盏浮花 | Powered by LOFTER